纳鲁印记网 > 巅峰官路 > 第1532章斧正

第1532章斧正

 热门推荐:
第1532章斧正-巅峰官路-嘻嘻免费影院-纳鲁印记网

         “我”苏志高回答不出来。

    “西州市委的工作,是在省委的眼皮子底下的,我想,罗书记他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来。那么大一个摊子,不是用某件事情来衡量的,至于他是不是胜任,还得用时间去检验,好了,我们就拭目以待吧。”周正龙挥挥手。

    苏志高只好尴尬地退了出来。

    被人打小报告的事情,罗子良自然是不知道,但却有一些不开眼的人附庸风雅,对他投其所好。市委秘书长陈一平就是其中之一。

    一天下午,陈一平拿着一幅字来,笑嘻嘻地说,“罗书记,我平时对书法也有点小兴趣,这不,写了几个字,特拿过来请您斧正一下”

    罗子良怔了怔,只好接过来看了看,上面写着四个字,运筹帷幄。

    陈一平企盼地问,“罗书记,怎么样?”

    罗子良摸了摸鼻子,他不由得想起来了一篇文章来,杨修之死。也终于体会到了曹操的感受,就说,“好坏我看不出来,不过,有一个人可以品评一下。”

    “谁呀?居然还有人的书法造诣比罗书记您的高?”陈一平惊呀地问。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眼前就有一个。孟恩龙,进来一下。”罗子良对外间办公室喊道。

    “罗书记”孟恩龙马上进来了。

    罗子良把字交给他,又指了指陈一平,“陈秘书长写了幅字,你帮忙鉴赏一下吧。陈秘书长谦虚好学,精神可佳,你一定要不吝赐教,好好指点。”

    “啊?哦,好,好的。”孟恩龙把字接了过去。

    到了这时候,陈一平只好硬着头皮,放下身段,对孟恩龙说,“那就请孟秘书指点一二”

    两人来到外面办公室,孟恩龙挠头皱眉,许久,才说道,“你这个字,形还是有一点的,结构天成,横直相安,也很有笔力,不过,却缺少一点神态,缺少一点意景,说得简单点,就像一个人似的,长得挺漂亮,却缺少了一灵动,没有气质,给人一种痴痴呆呆的感觉”

    “精辟,太精辟了!孟秘书不愧跟随罗书记多年,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果然非同凡响!”陈一平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那了,陈秘书长回去慢慢练吧。”孟恩龙说。

    “好好好,有机会再来跟孟秘书讨教。”陈一平这才走了。

    看到走了,孟恩龙进去,对罗子良说,“罗书记,这个陈秘书长拍马屁的目的性也太明显了吧?一个市委秘书长,居然会做这种浮躁的事情出来?”

    罗子良叹了口气,“也许,他是来试探的吧。”

    “试探?帮谁试探?”孟恩龙不解地问。

    “当然是于市长了。我给了于市长自主权,不干涉他的工作,但上次市委常委会上讨论火车站拆迁项目的时候,他的支持率太低,他又以为我在耍什么手段了。好人难做呀。”罗子良苦笑道。

    “支持率太低?不是说没有公布具体票数么?”对会议上的事情,孟恩龙也了解过了。

    “我为了给他面子,就让他自己统计,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了。依我的估计,赞成的不会造过三票。哎,这件事情对他确实挺有打击的。”罗子良摇了摇头。

    “出这样的事情以后,他又开始怀疑您暗地里掌握局势了是吧?”孟恩龙说。

    “差不多吧。想要让这位于市长看出我的诚意来,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办得到的,哎。”罗子良点了点头。

    “哦,我明白了,他是想让陈秘书长拿字来请教,侧面打听您的意图。这个于市长呀,心眼还是挺多的。”孟恩龙说。

    “这个陈秘书长也有讨好的意思在内,这是一方两便的事情,看来,我这个毛笔字还真不能再练下去了,时间长了,还真有点玩物丧志,得出去走走了”罗子良说。

    还没等孟恩龙再次询问,罗子良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来听了一会,就对孟恩龙笑道,“你还记得那个明海大酒店的少东家苏自勇吗?”

    “记得呀,以前我们在永泰市工作,来省城查案的时候,我就被那家伙打了一巴掌。”这件事情孟恩龙当然记得了。

    “呵呵,他今天晚上请我吃饭,你也去吧,咱们一起去见这位老朋友。”罗子良说。

    “他怎么知道您的电话?”孟恩龙问。

    “电话不是他给我打的,是欧阳凌菲给我打的。现在,欧阳凌菲和这个富二代好上了,看来,我们要准备去吃他们的喜酒了。”罗子良说。

    “欧阳凌菲要嫁给苏自勇?”孟恩龙有些不解。

    “这有什么奇怪的?他们才真是门当户对的,一个是官宦世家,一个是商业巨富,他们又是同学,从哪个方面都说得过去。”罗子良说。

    “罗书记呀,说句不该说的话,我听我家海霞说,欧阳凌菲当初对您也是情有独钟的,也是可惜了”孟恩龙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呵呵,我和她不合适。”罗子良干脆地说。

    “不合适?哪里不合适?”孟恩龙不懂。

    “说到底,我也只不过是一个乡村里出来的穷小子而已,虽然现在身份地位高了,但一些本质的东西并没有改变,和她这个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大小姐在思想上还是有一些差距的。”罗子良说。

    “但她很喜欢您,这么多年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一个大小姐,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什么都可以委曲求全,这难道还不够么?”孟恩龙说。

    “还没结婚的时候,各种不足当然还看不出来,结婚了以后,一涉及到家庭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很多麻烦事情,就是两码事了。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这位大小姐八成是不会做饭,难道还要我来服侍她么?呵呵,再说,这些事情现在再来讨论,也已经晚了。”罗子良笑道。

    “您这么一说,还真是不合适。”孟恩龙深以为然。

    下班以后,罗子良就和孟恩龙一起去明海大酒店。

    他们到时,看到很多熟悉的人都在,吓了一跳!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