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鲁印记网 > 有帝来仪 > 第三十四章 天底下最恶毒的婆婆

第三十四章 天底下最恶毒的婆婆

 热门推荐:
第三十四章 天底下最恶毒的婆婆-有帝来仪-嘻嘻免费影院-纳鲁印记网

         平乐气道,“居然拿这个来发财,我要找他们老板说去。”

    景帝仪拉住她,“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也只是个布衣,别让人当你是捣乱把你狠揍一顿就好,我告诉你,你要是挨打,我肯定不会出手的,我可不想动胎气。”

    平乐心想前几日她砸赌馆,狠辣的拿起棍子就往赌场那些打手头上敲,敲得他们头破血流时怎么没想过自己是个孕妇,“那就这么看着,多少人可能会因为买不起米粮饿死。”

    景帝仪道,“人家打开门做生意,囤积居奇待价而沽,你买我卖你情我愿有什么问题,若是因为买不起米粮饿死街头,那只能叹人间悲剧吧。”

    平乐掀了掀嘴皮子,砸赌场,绑官员,她都做了,可这种正经事却不管。

    景帝仪似看穿她心里在想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刚才从酒馆里顺手拿的瓜子,边嗑边道,“你这么有正义感这么有良心那你去管好了,我刚才只是说你挨打,或者被打得毁了容,左脸两道疤右脸两道疤,又或者可能断了手断了脚从此变成废人下半辈子只能在床上躺着无法自理,那我也是不会帮你,可我没说不让你去管啊。”

    “”

    景帝仪一副吃瓜子看戏的模样,“你去好了,放心吧,我会叫人去报官的,希望你没断气之前,衙门的人能赶到,不然估计牧笙得娶个填房了。不过我会叫他给你守两年丧,怎么说也是夫妻一场,放心。”

    放心个屁,平乐真想骂回去,她都什么没做,就想着给牧笙娶填房了。

    景帝仪扔了瓜子壳,拍了拍手道,“其实要让米价降回去,容易得很。”

    “婆婆有办法”

    “民生大事,当然是朝廷管了,只要你五哥下道命令,要不降米价,要不”景帝仪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这个搬家,也就解决了。”

    平乐想了想,有道理,这些人再贪财总惜命的吧。平乐见那小乞儿从酒楼一路跟了她们那么远,走过去道,“你跟着我们做什么,不是给了你银子了么。”

    孩子看着景帝仪和平乐,许久也不说话,平乐刚才听到他对景帝仪说饿,知道他不是哑巴,她把钱袋解下,看看还剩下多少。

    上百两银子,花得还只剩二两了。

    平乐全倒出来,也让他看看她的钱袋是真空了,她把剩下的二两塞回钱袋,连钱袋都送他了,“都给你吧,没了,我给你的加起来,省着点也能维持很久了,做人不能太贪心。”

    景帝仪转身走,“你怎么带这么少银子出来,我还没买完呢。前面还有臭豆腐和烧饼在等着,你是打算让我只看不吃是么。你是要饿我呢,还是饿我的孩子。”

    平乐不语,她刚才在酒楼吃的是什么总不是画饼充饥的吧,这种尖酸刻薄的话只有像景帝仪这种天底下最恶毒的婆婆才说得出口。

    平乐对那孩子道,“别跟着我们了。”说完捧着手上的东西跟上景帝仪的步子。

    平乐走几步就回头看,走几步就回头看,反正她停那孩子就停,她走那孩子就走,她已经说让他不要再跟了,怎么还跟着。

    孩子瘦瘦小小,衣裳褴褛的一个乞儿,手里却抓着一个绣工精美,一看就不便宜的红青缎口的钱袋。有个男人刻意接近想偷,景帝仪瞅见了,弹出一颗瓜子打在那男人的小腿上。

    男人面朝地的跌了,爬起来后,暗着偷不成就想明着抢,“你这孩子年纪小小,怎么手脚这么不干净学人偷东西,把钱袋还给我。”

    “不是你的。”孩子把钱袋死死抱在怀里,大声的喊。

    男人见引起他人注意了,道,“就是我的,像你这样的小乞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银子,这么小就不学好,若是没有爹娘教,今日我就教教你。”抬脚就是想踹。

    景帝仪又弹出一颗瓜子,这一次,男人往后跌,后脑勺撞出了一个包。

    平乐走过去骂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这钱袋是我刚才给他的,你一个大人抢孩子东西。”

    男人捂着后脑,见人围了上来,扯着嗓子道,“这是我的,这孩子刚刚撞了我一下,我钱袋就没了,我知道了,你是他娘吧。母子两一个穿得光鲜富贵,一个扮乞儿装可怜,合伙偷银子,被识破了就贼喊捉贼。”

    孩子躲到平乐身后,平乐道,“你怎么这么无赖,还说我贼喊抓贼,你才是贼喊捉贼吧。”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都说钱袋是自己的。

    景帝仪等得有些烦了,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她都不懂处理,“钱袋的主人肯定知道钱袋里有多少银子。”

    男人闻言,心慌了,还以为谎话就要被揭穿时,没想到平乐先说了一句,“对啊,钱袋是我给他的,里面有三两,你能说得出来么。”

    景帝仪叹气,她应该让牧笙多给他媳妇做天麻炖猪脑,一日三顿的吃。

    男人道,“这钱袋是我的,我当然知道里面有三两。我是看你们孤儿寡母的可怜,想放你们一马,你们若是不把我的钱袋还给我,就别说我一个大男人欺负你们。”

    景帝仪曾经请女师傅回来教府里的女眷打拳防身,平乐想起那些招数,先用了一招二龙戏珠,就是双指插眼,再来横肘打对方颈部耳门,最后一脚踢跨。

    平乐还是头一回实践,没想到挺有用的,打得对方直不起身,平乐道,“我告诉你,别以为我是女的就好欺负。”

    男人忍着极大的痛楚,抡起拳要打人,刚才还躲在平乐身后的孩子却突然跑到平乐前面张开手要保护她的样子。

    景帝仪上前就是快狠准的一脚,踢得那男人又跌了一回狗吃屎,男人生气的抬头,看到景帝仪笑得令人目眩神迷,语调婉转,“不是我看不起人,不过这个钱袋不是你这种没用的男人能买得起的,霓裳居出的布料,官府一问就知道是卖给谁了。她可是陈牧笙的夫人,你准备好吃牢饭了么”

    男人吓得落荒而逃。

    景帝仪道,“这么简单的事你也能处理成这样,我这个婆婆也当真要写个服字给你了。”景帝仪看了看那孩子,看着比音音大不了几岁,她把钱袋扎好,既然银子回到手里了,那就买了臭豆腐再回去。

    平乐把跌了一地的东西捡了,对小乞儿道,“你刚才还挺勇敢的嘛,就看在你刚才那么勇敢的份上,我请你吃顿饭好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