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鲁印记网 > 帝国支撑者 > 第八百八十五章

第八百八十五章

 热门推荐:
第八百八十五章-帝国支撑者-嘻嘻免费影院-纳鲁印记网

         明中信笑笑,也不劝说,毕竟,他也知晓,刘大夏的性格,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必然会做,相劝无用!就不费那个力气了。

    “行了,别的我就不说了,等我的消息吧!”刘大夏拍他的肩膀,摇头而去。

    明中信看着刘大夏的背影,笑笑,虽然刘大夏这般吩咐,但自己怎么可能这般听话,只是静静等着命运的降临!

    自然自己会有所布置,这却是绝非刘大夏所能左右的!也不是任何人能够左右的!

    刘大夏出得明宅,直奔李东阳府上。

    而此时,一应势力,皆以太子探访明宅为由,深深探讨着。

    毕竟,太子这般维护,也表明了,太子确实对这明中信异常的稀罕,这就令得大家更加忌惮,毕竟,一个太子不重视的角色与一个太子无比重视的角色所产生的危险可是绝对不同的!

    而自己应对此事,应该如何应对这潜在的威胁,这绝对是咱们今后要面对之事!

    一时间,各大势力对此事深感棘手,不约而同地采取了措施,就是立刻召集自己的所属势力,研究此事,毕竟,事关重大,也关系到今后几十年的应对策略,他们岂能大意!

    而在萧府之内,萧飒冷若冰霜地望着面前回报的斥候,沉声道,“消息可确切?”

    “回禀公子,消息确切,无一丝错漏!”斥候回报。

    “你且下去吧!”旁边的萧知府却是面沉似水,沉声道。

    斥候看看萧知府,再看看萧公子,拱手应是,退了下去。

    “飒儿,你有何见解?”萧知府见斥候退去,关切地望着萧飒,问道。

    萧飒却是并不答话,面沉似水地沉默思索着。

    萧知府看看他,并不敢打扰,只是在旁静静坐着,品茗等待。

    久久,终于,萧飒回过神来,沉声道,“父亲大人,再探消息,密切注意太子的动向,相信能够找到二人关系的突破口,尽快加以破坏,否则,只怕这二人将心力使在一块,咱们萧家危矣!”

    萧知府一脸的不可置信,咱这位天才的儿子居然说出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

    “飒儿,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萧知府不由得问道。

    萧飒苦笑一声,“父亲大人,事情比咱们想像的要严重的多!”

    “此话怎讲?”萧知府不解地问道。

    “父亲!”萧飒看看父亲,无奈地摇摇头,咱们这位父亲虽然有些头脑,但是却也有限得很,无奈,只好解释道,“其实,太子前去拜访明中信,并不可怕!即便是他为明中信出头,也不可怕!”

    “那你怎么?”萧知府更加不解,不由得问道。

    “父亲啊!”萧飒长叹一声,“你只看到了太子前去明宅为明中信撑腰,但你却未看到,那太子真的只是前去为明中信撑腰那么简单吗?”

    萧知府一愣,眉头一皱,思索着,毕竟,作为一任知府,还是一个行省的中心府,他绝非草包,自然有其自己的本事,此时得到儿子的提醒,他深思之后,不由得满眼惊骇地望着萧飒,惊问道,“你是说,那太子现在与明中信已经不分彼此了?”

    萧飒苦笑一声,缓缓点头,“不错,父亲大人终于看到了问题的实质!”

    萧知府面色一红,自己想到不过是儿子提醒罢了,如果没有他的提醒,自己只怕会一直蒙在鼓里啊!

    “在外人看来,太子不过是力挺明中信,想让明中信入东宫伴读,但,其实,太子并不知晓东宫伴读的份量,故此才这般明目张胆地为明中信站台,然而,在咱们,或者是朝堂诸公眼中,太子伴读,不只是为的这些年辅佐太子,将东宫撑起,反而最重要的是,今日,太子这般得视明中信,还在明宅用膳,更有甚者,那刘大夏在太子离去之后,还呆了将迫有半个时辰,这些才是咱们应该注意的!”

    萧知府深以为然,缓缓点头。

    “其实,要想成为太子伴读并不是难事,难的是,必须得入了太子的眼,为太子所认可,这才是咱们应该考虑的核心。毕竟,太子的本性只不过是好玩而已,但他是极其聪慧的,他懂得哪些人对他是推心置腹,哪些人不过是趋炎附势,这些,太子应该心知肚明,但就是这样,才令人感觉到可怕!”萧飒面含忌惮地望着萧知府,解释道。

    萧知府一皱眉,“没有你说的这么悬吧?”

    萧飒缓缓摇头,“父亲大人还是没看清楚,虽然,太子玩劣成性,但你却没有看到,太子那超乎常人的精力,绝不落后于人的本事,毕竟,即便是那些玩耍之事,也绝非一般人能够尽数玩好的,而太子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这些玩耍之事熟练精通,这,也算是太子的本事啊!如果他将这些精力放在治国之上,那将会如何可怕?你想过没有?”

    萧知府一时愕然,仔细想想,还真是!

    要知道,一直以来,大家只是觉得太子太过胡闹,玩耍之事也没有底线,却一时间忽略了,即便太子玩耍这些,也是需要精力与智慧的,而在这过程中,太子也在不断地成长,如果他真的将精力放在治国之上,未必不能成为一代贤君!

    而大家却一时被太子的胡闹所蒙蔽,忽略了他所展现的精力与才干,这其实是人们的一个误区。人们认为,一个人如果将精力放在一些不切实际的地方,他就会成为一方之害,却不了解,这些正是表明了这位的一些特点,以及他的一些优点,而正是这些优点,才是造成这位与众不同的原因,如果他将这些优点放在正事之处,那么,未偿不能成就一番事业。

    这,就取决于人们对他的正确引导,以及在重要时刻对他的影响,而这位对他产生影响的人物,必将会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之人。

    那么,这位最重要的人物,是否就会令他无比的信任,无比地尊重,无比地听话呢?

    这些,是大家之前没有考虑过的。

    但现在明中信做到了,虽然太子在明宅没有呆多久,但反馈回来的信息,却是异常地重要!

    只因为,太子到了明宅,居然不设防,而且呆那么时间,正是表明,太子对明中信的绝对信任,而陛下岂会不知,如果明中信不可靠,他会让太子这般长时间地呆在明宅吗?

    这隐含的信息就耐人寻味了!陛下虽然之前对明中信有些犯忌,但却任由太子在明宅呆这么时间,不正是表明,陛下对明中信的信任吗?那这就可怕了,太子信任他,无可厚非,只因为,人家二人相处于微末,明中信在不知太子身份的情况下,对其照顾有加,这就赢得了太子的信任,而太子在那般尔虞我诈、时刻算计的危险环境当中,早已经练就了警惕之心,如果不是得到他的信任,他绝对会异常的警惕,也异常地警醒,但是,反过来讲,如果真主得到了太子的信任,那么,他必将会推心置腹,无所保留,绝对的信任。

    这份信任,可是千金都换不来啊!

    从现在的情形看,显然,明中信已经获得了太子的绝对信任,否则,太子这般胡闹,陛下也不会任由他胡闹的。

    但也正是这般情形之下,萧飒明白了,陛下对这明中信也是绝对的信任啊!否则,绝不会如此任由太子在明宅呆这么久。

    相比于太子对明中信的信任,陛下的这份信任就可怕了!

    要知道,自古帝王多猜忌,一应针对太子、皇后等等皇家之人的接触,陛下绝对会再三猜疑,认为你就是有不良居心,或者是想要获得一些利益,才那般地对待这些皇亲国戚,如果你没那份野心,你怎么可能就对一位皇亲国戚这般上心?这,就是帝王心术!

    但同时,帝王都是孤独的,否则,他们怎么会称孤道寡?这正是因为他们潜意识当中,将所有人的接近都当作了别有居心,对所有人朝廷防范,但他们同时也充满了对关怀关切的渴望,这是真心渴望之事,但他们又不敢相信这些关怀关切,这就令他们的人生极其矛盾!

    但也正因为这些犯忌,故此,他们如果获得了一份关切与关怀,他们就会异常珍惜,倍加呵护。

    进而,他们也希望他们的后辈能够获得这份真诚之心。

    故此,如果后辈能够获得这般珍贵的人心,他们是乐见其成的,也是积极鼓励的。

    而现在,这太子的表现,以及陛下的默许,正是表现了这样一种令人心惊的许可。

    作为一个专修帝王心术之人,萧飒岂能不心惊?!

    而萧知府经过萧飒的这般分析也才明白陛下的心思,他作为一个心有所思之人,岂能不悚然心惊!

    “飒儿,咱们要如何应对?”在此情由之下,萧知府不由得惊叫问道。

    “父亲,稍安勿躁!”相形之下,萧飒却是异常地淡定,缓缓道,“切实,这也并不是无法解开之死局!”

    萧知府稍稍安一下神,他知晓,自己这位有智近乎妖的儿子,必然有一番论断,一直以来,他对这个儿子也甚是放心,此时见儿子这般镇静,他自然也相信,儿子必有应对,自己还有何要怕的!

    想及此,他淡定无比,缓缓定神,望向儿子,静待解释。

    “虽然现在局势有些不利,但是,咱们也不用慌,毕竟,现在明中信的太子伴读并非板上钉钉,如果有些波折,必然会令陛下心存疑虑,到时,也就水到渠成,令其如意算盘成空!”萧飒面含自信道。

    萧知府却是并不答话,毕竟,依之前儿子的习惯,他必然会在自己面前将他的计策讲述出来,自己不用着急,只需要听令而行,必然会功到渠成,迎刃而解!

    “首先,咱们必须探听清楚,太子在明宅究竟做了何事?有何说法?再其次,太子与是明中信究竟是何关系,为何陛下这般放心?这些,都是咱们现在必须掌握之事!”萧飒皱着眉,看着自己父亲。

    萧知府缓缓点头,认可儿子的说法。

    “如果咱们的渠道无法获知,也可以向谢阁老探问!”萧飒沉思片刻,道,“毕竟,现在咱们与谢阁老如同一支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相信谢阁老很乐意分享这些信息!”

    萧知府一听,精神一振,对啊,咱们还有谢阁老这张王牌啊!不用会很可惜的!

    “再有,随时关注明宅的动静,我就不信,明中信会坐以待毙!任由这些势力觊觎明家产业!相信他必定有所动静,到时,他的把柄必然会一一暴露,那时,就是咱们反攻之时,依明中信的尿性,必然会一击即中,咱们也必须时刻注意其动向,务必掌握其非法证据,到时,在朝堂之上,一击即中,即便无法将他在太子心中的地位推翻,但却也可以令陛下猜疑于他,到时,将他的太子伴读身份毁去,那时,他即便再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咱们的手掌心!”萧飒自信地分析道。

    萧知府眼中闪烁着亮光,欣赏地望着自己的儿子,这才是自己的麒麟儿啊!

    有儿子这般运筹帷幄,自己还怕什么!

    至于之前明中信给咱们造成的困扰,只要儿子细心谋划,必然会令他一败涂地,身败名裂,到时,大事可期!

    萧知府如是想。

    “父亲,切不可大意,毕竟,那明中信并非等闲之人,咱们这般谋划也许就在人家的意料之中,必须慎而又慎,绝不可露出马脚!而您,也必须身处幕后,绝不能暴露,否则被那明中信顺藤摸瓜,到时,咱们可就得不偿失了!务必切记!在明中信未倒之前,咱们怎么防范都不为过!”萧飒见萧知府一脸如释重负,连忙提醒道。

    毕竟,他之前与明中信交过手,知晓明中信的厉害,如果稍有不慎,只怕会被明中信反噬,到时,就背动了!

    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咱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时刻防备着露出马脚!这,是必须的!

    而且,这是自己之前与明中信交手的重要经验!马虎不得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