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鲁印记网 > 帝国支撑者 > 第一百零四章 一题三诗

第一百零四章 一题三诗

 热门推荐:
第一百零四章 一题三诗-帝国支撑者-嘻嘻免费影院-纳鲁印记网

         却见明中信孤零零端坐于桌案之后,众人皆离得他远远的,包括明有仁、明中远,估计是怕众人怀疑他们提醒明中信。

    一位年约三旬的读书人上前抱拳道,“在下梅林,斗胆第一个为明少爷出第一题。梅兰竹菊四君子不可分割,既然你在兰亭文会上作了关于兰的诗,那么在此,你可否赞美一下其他三君子?”

    明中信点头应是,他心中明白,这位属于中立的,只是想验证一下他的才学。

    他作闭目沉思状,众人知道,他在酝酿,一时间明府门前鸦雀无声。

    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这三君子算是几题呢?”

    众人望去,却见只是一位书童,一脸天真样,回头望向明中信。

    是呀!这三君子算几题呢?

    明中信开眼望向书童,沉吟不语。

    “我们也不为难你,你既然在文会上为‘兰’作了三首诗,为这三君子各作三首诗,应该难不倒你。你如果作出来,算你通过,就算你三题吧!”

    众人一阵骚动,这是谁啊!如此无耻,你给作三首?就这时间,现场发挥,做出一首被现场读书人认同的都难,更何况今日现场还来了黄沮、孙宇两位大家,被评佳作的机会并不大啊!

    现在,就连唐逸之、黄沮、孙宇、钱师爷四人都觉得这人太阴毒了!

    一时间,明中信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当然,今日明中信本来就是众人的焦点,多点也无妨!

    明中信朝着这位发言的尖嘴猴腮、眯眯眼中年人一笑,应道,“既然这位先生如此说,那么我就作一作又何妨。”

    众人一听一阵哗然,这明中信还真是有底气,一时间,众人更加期待。

    却见明中信站起身形,提笔就写:

    梅

    寻梅:无事不寻梅,得梅归去来。雪深春尚浅,一半到家开。

    停笔稍作思考,继续:

    山中梅: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去淡日光寒。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早梅:姹紫嫣红耻效颦,独从末路见精神。溪山深处苍崖下,数点开来不借春。

    梅林上前将三首诗拿起送到黄沮面前,请求鉴赏。

    众人一翻推辞,最终大家推举唐逸之先行品鉴。

    梅林在旁高声唱诗,众人听完,皆等着唐逸之品评。

    唐逸之先行观看,却正是“寻梅”,他观看半晌,评鉴道,“此诗用写实的手法将寻梅情形娓娓道来,抒发了心中闲适自然的踏雪寻梅的心情。勉强算得一篇佳作,不过,与明中信此前的文名不太符。”

    在场读书人纷纷点头,不错,第一篇算过关了。

    明家众人却心中一沉,这评价不太高啊!

    萧森则面上一片喜色,看来明中信还真的是江郎才尽了!

    拿起第二篇“山中雪”,孙宇品评道。

    “‘晓雪初晴’写尽冰封世界,清凉人间,身处其中,油然而生清冷孤独之感,‘檐流未滴’突出了天气的寒冷,‘清孤不等闲’突出了梅花坚强不屈的性格,全诗含蓄地表现了清高坚韧的性格和洁身自好的品质。佳作,佳作,实用佳作!”

    说到此,孙宇面带深意地望了望还在做诗的明中信。

    在场众人议论纷纷,无比激动。一时间,羡慕的目光纷纷投向了正在做诗的明中信,明中信却仿若并未听到,仍旧低头做诗。

    而萧森的表情更加精彩,大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在喊,侥幸,一定是侥幸,明中信绝无此等才情!

    “我来看第三首。”黄沮当仁不让,拿起了“早梅”。

    然而他却眼神不动,紧盯诗稿,久久不语。

    “妙,妙,妙!”黄沮尚未品评,直接三个字,表达了他的喜悦之情。

    黄沮怀着激动的心情品评道,“此诗先借用东施效颦这一典故,用一个‘耻’字,写出梅花不肯随波逐流的可贵品格。这首诗贯串着一个‘独’字,‘耻效颦’体现了‘独’,‘不借春’也体现了‘独’。又贯串着一个‘见’字,见于‘末路’,见于‘溪山深处苍崖下’,既‘独’又‘见’,既孤高又勃发,写出了早梅的特色,更是表现了做诗者的美好人格理想的一种体现和象征。”

    在场众人表情更加精彩,年长者沉默不语,不断思量着诗中的独,再想明中信仅仅十四岁,却被众逼得要诗词会友,一时间百味杂陈,心中苦涩。

    年轻者纷纷鼓掌,表达了对明中信的羡慕钦佩之情。

    明府众人则皆是面色激动,纷纷鼓掌。

    萧森则面色有些灰白,眼神复杂地望向明中信。

    黄沮举手制止了众人的喧哗,静看明中信的第二题。

    竹

    竹画: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

    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竹:举世爱栽花,小子只栽竹,霜雪满庭除,洒然照新绿。幽篁一夜雪,疏影失青绿,莫被风吹散,玲珑碎空玉。

    明中信抬眼示意梅林取诗。

    此时的梅林一脸激动地上前取诗唱诗。

    唐逸之此时也收敛了此前轻松的表情,一脸严肃地品评。

    “竹画,此诗文看去平平,实则意境不凡,写出了竹子气节清高,不与白花争艳争香,不惹蜂撩蝶,借喻超脱世俗的亲近自然的为人处世的方式。”品评完,唐逸之以外人难解的眼神望着明中信。

    众人不再喧哗,继续望着孙宇,期待着他品评第二首。

    孙宇急不可待地拿起第二首“竹石”。

    梅林则激动地大声唱诗。

    孙宇眼神一亮,大声品评道,“此诗首二句说竹子扎根破岩中,基础牢固,次二句说任凭各方来的风猛刮,竹石受到多大的磨折击打,它们仍然坚定强劲。在赞美竹石的这种坚定顽强精神中,隐寓了自己风骨的强劲。‘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真切表现了自己在斗争中的坚定立场和受到打击决不动摇的品格。妙妙,借诗言志,实用上佳之作!上佳之作!”

    唐逸之眼神闪亮,目中晦涩不明的含义转为明朗,目含欣赏地望向明中信。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