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鲁印记网 > 帝国支撑者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御医拜服

第六百二十七章 御医拜服

 热门推荐:
第六百二十七章 御医拜服-帝国支撑者-嘻嘻免费影院-纳鲁印记网

         明中信理解地冲徐老公爷一笑,安慰道,“放心,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啊!”

    徐老公爷讪讪一笑,退了开去。也是,自己是太过紧张了!

    吴御医却是一脸不屑,如果徐小公爷出事,到时看你如何交待?

    明中信自是不会将其放在心上。

    闭目稍稍凝神,将神识顺着箭杆延伸而入,明确了利箭的位置,放手下刀。

    旁边的徐老公爷望着明中信小刀将徐奎壁的肌肉切开,血液瞬间流出,一片血色充斥了满眼,心惊胆颤无比,但又不敢打扰明中信下刀取箭,只是纠着心,望着这一幕。

    而吴御医看到明中信的手法,却是眼前一亮,这明中信的手法确实像是受过训练的,下刀的手法说明他对徐奎壁的内脏情况掌握得极其明确,没有几年工夫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继而他又期待起明中信的技艺来。

    毕竟,吴御医首先是位医者,才是官员啊!对于医者技艺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如果有更加先进有效的医者技艺,他自会心生向往。

    于是,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明中信的手法,眼睛一眨不眨,希望能够学到一些与众不同的技艺,从而对自己的医者技艺有所进益。

    却说明中信切开徐奎壁的伤口,从旁边的器械中取过一个极其奇怪的东西,将伤口撑开,冲着吴御医吩咐道,“用手握着这件器械,绝不能动一丝一毫,否则,会造成大出血,切记!”

    吴御医此时却是顺从地接过器械,一丝不苟地用力握着,一动不动。

    明中信见他依照吩咐,也不再说什么,继续将已经经过消毒的手臂探入伤口之中,摸索着。

    吴御医瞪大双目望着他,眼中闪过一丝不解,这样就不怕伤害到徐奎壁的胸骨、内脏吗?要知道,明中信现在可看不到内脏的情况,他又如何避免伤及徐奎壁的内脏呢?

    而旁边的徐老公爷更是看得心惊胆颤,那可是自己儿子的身体啊!被明中信如此糟践,真是心痛啊!

    但他还没办法阻止,没办法,不能阻止就只能享受了,但这个享受可真的是惊心动魄啊!

    而此时,明中信精神力高度集中,神识将徐奎壁体内的各种细微之处映照得一清二楚,不敢有分毫懈怠。

    左手手指精确万分地缓缓撑开内脏,留出一丝缝隙,为箭羽留出空当,右手缓缓握住箭竿,向外抽出。

    这时,吴御医都吓呆了,从没人这么干过,根本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之外,他本以为能见到前所未有的医者技艺,未曾想,居然是这般的前所未有,单纯用两只手就不管不顾地拨箭,这是要作死啊!

    想要阻止他,但自己现在可是握着这不知名的器械,如果自己稍有动作,到时,如果徐奎壁被这“高人”治死,那自己被连累可就冤枉了。

    到了此时,吴御医可是真心后悔不已,早知如此,自己就绝对不会留在此处,做这个差使,真真是害死自己了!

    旁边的徐老公爷早已经被吓傻了,动都不敢动,只是呆呆地望着明中信。

    然而,明中信却是不管不顾,只是伸手拨箭。

    眼见着箭羽一寸寸被拨出,但徐老公爷与吴御医却是连半分的高兴也是欠奉,只是面色苍白,表情呆滞地望着箭羽,看都不敢看徐奎壁的情状。

    “呼”明中信长出一口气,终于箭被拨出来了。

    但工作还未曾全部完成,先将利箭扔过一旁,抬头赞许地看了一眼吴御医,要不是吴御医一动不动,给了他空间,让他完成这拨箭之事,只怕自己还真得费一番事啊,不愧为老牌御医啊!

    然而,他看到的是吴御医虽然手纹丝不动,但面上却是大汗淋漓,眼中充满着惊骇与恐惧。

    明中信有些不解,摇摇头,算了,还是先清理一下徐奎壁的伤势吧!

    明中信继续埋头苦干,对着徐奎壁的内脏就是一阵清洗,当然,还是动用的双手,还有一些**中的药剂。

    一番清洗之后,神识扫过,细查一番,徐奎壁的内脏并未感染流脓,明中信点点头,面露笑容表示满意,随后,小心翼翼地将徐奎壁的心肺等五脏一一回归原位。

    明中信从旁取过一件器械,伸入伤口,撑开,抬头冲吴御医一笑,“好了,松开吧!将器械放于一旁!”

    随着他的话语,噗嗵一声响起。

    明中信就是一惊,这是怎么了?抬眼望去,才发现,吴御医将器械松开之后,取出,放在一旁,控制不住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吴御医,现在可不是歇息的时候,还是起来继续拿着!”现在可不到歇息的时候,明中信冲吴御医吩咐道。

    “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吴御医听得就是一惊,抬头望向明中信,这家伙还不饶过自己啊!

    “行了,吴御医,还是起来继续吧!否则,徐小公爷出了事,可就是你的责任了!”明中信冲他诡异地一笑,戏谑道。

    啊!吴御医大惊,在他看来,明中信如是说,只怕是知晓此番拨箭失败,故此以话语提醒徐老公爷,自己有失职责,这家伙是想要将这罪责栽在自己头上了啊!不行,不能让他奸计得逞。

    想到此,吴御医瞬间气力顿生,一跃而起,上前怒气冲冲地对明中信道,“拿什么?”

    “还是如同刚才一般,拿着,不可妄动分毫!”明中信见他起来,微微一笑,吩咐道。

    他知晓,刚才吴御医只不过是长时间用手抓着器械,有些麻木而已,体力没有什么大碍,见他听话地站起来,也就不再说什么,将给吴御医后,又从旁取过一些东西,继续处理伤势。

    “这是?”吴御医此时再不敢懈怠,深怕明中信抓住机会栽脏陷害于他,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看着明中信,想从中找出错处,到时好攻击于他,揭露他的险恶用心,将徐小公爷身死的罪责尽数推到他的身上。

    这一看,却令他万分惊诧,明中信这穿针引线的手法明显是缝合伤口啊!难道徐小公爷没事?伤势真的已经处理完毕了?

    吴御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判断,虽然极其想要为徐小公爷把把脉,看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但现在却占着手,无法做事,只好恨恨地看着明中信。

    对了,看看他如何缝合伤口,吴御医眼前一亮,聚精会神地看着明中信缝合。

    然而,他再看之时,明中信却是早已将里面缝合完毕,抬头冲他道,“好了,取过器械吧!”

    吴御医恋恋不舍地看看里面缝合的情形,毕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就这样错过了,真是可惜啊!

    待他离开,明中信迅速将徐奎壁伤口周围的一些污渍清洗一番,随后继续缝合。

    这下,吴御医再不敢分神,反而是细细观看着明中信,看他如何做法?

    此番,明中信倒没有加快动作,反而缓缓穿肉引线打结,吴御医看得仔细,眼神不断放光,心中暗喜,这下可是将这番技艺偷习在手了。毕竟,他也是医者,原理是懂的,只是之前思想局限,一时想不到而已。

    但是,最后明中信的动作却是令他不解,开口问道,“这位高人,你这将伤口留一个小口,却不完全缝合,是何道理?”

    话音出口,吴御医一阵后悔,要知道,有些技艺是人家一脉相传,让你看,已经是对你的莫大信任了,如今问出口,这可就有些失礼了!

    毕竟,如果人家拒绝,你难堪,如果人家告诉你,这不是泄露师门技艺吗?有些学派可是对泄露技艺有着极重的惩罚的!

    不由得,吴御医将歉然的眼神投向明中信。

    然而,却出乎他的意料,明中信解释道,“此小口是为的防止伤口里面再度化脓,到时,可以将脓水流出,也可以借此小口检查伤口的愈合情况。”

    啊!一瞬间,吴御医明白了,但同时,眼中闪过一丝丝激动。

    明显,这明中信是在教授他啊!再想及此前明中信那缓慢的缝合动作,明中信这是有心让自己学会啊!心中闪过一丝感激与钦佩!

    自己之前态度如此恶劣,人家却不计前嫌,教授自己技艺,太难得了!相比之下,自己就有些小肚鸡肠了!想及此,吴御医就羞愧无比,抬头拱手,“高人,此前吴某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

    未等他说完,明中信打断他的话,笑道,“吴御医,还请您为徐小公爷诊断一番,是否稳定了?”

    啊!吴御医愣了一下,看看明中信的笑脸,心中恍然,人家这是借口将自己道歉的话堵回去啊!不由得更是一阵感激!

    不说什么了,这份情心中铭记即可!吴御医冲明中信一笑,点点头,抬手,伸向了徐奎壁的腕脉。

    明中信退过一旁,冲徐老公爷一拱手道,“老公爷,幸不辱命!”

    啊!徐老公爷叫了一声,愣着的心神回归,转头看看明中信,显然,未曾想到此番拨箭之举居然已经完了。

    “啊,如何?小儿情势怎样?”徐老公爷急切地拉住明中信的小手问道。

    “老公爷请看,吴御医正在为徐小公爷诊脉呢!稍后自知!”明中信一指吴御医,笑道。

    徐老公爷一听,反应过来,放开明中信双手,上前一步,殷切地望着吴御医,眼神中充满了希冀。

    此时,吴御医已经诊断完毕,但却傻在了当场。

    “吴御医!吴御医!”徐老公爷静候了半晌,却不见吴御医诊断完毕,心中七上八下,见吴御医那愣神的样子,心中一紧,不由得用颤抖的声音连连叫道。

    啊!吴御医反应过来,见徐老公爷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反应吓着了人家。

    连忙拱手,冲徐老公爷道,“恭喜公爷,贺喜公爷!小公爷伤势已经稳定,只需静养,想必稍待些时日,自会痊愈!”

    “啊,你说什么?”徐老公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问道。

    “小公爷的伤势无大碍了!”吴御医满面堆笑地冲他再次确认道。

    “真的?”徐老公爷一阵大喜,随即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差点一头栽倒。喜极过望,有些失态了!

    “真的!”吴御医连忙扶住他,满脸笑意地冲他点点头。

    徐老公爷挺身而起,一转身,一拱手,冲明中信深深鞠了一躬,“感谢高人出手相助!”

    “此乃小公爷洪福齐天,老公爷庇佑,某只是帮了一点小忙而已。”明中信连忙扶住他,笑道。

    徐老公爷站起身,冲明中信感激地一笑,他也明白,大恩不言谢,再说其他话就有些虚伪了。

    “高人,还请出手再次确认开方,为小儿消除后患!”徐老公爷正色道。

    “也好!”明中信此前让吴御医上前确认,一则只是为的让吴御医这位“自己人”去检查,打消徐老公爷的疑虑,以安徐老公爷的心;二则也是为的令吴御医对自己这缝合之术认可,以后,再办那件事就简单了!

    现在既然他们已经确认,不再怀疑自己,现在自然可以做接下来的治疗工作了。

    其实,在明中信的神识之下,之前已经将徐奎壁现在的状态掌握得一清二楚,只需开方为其疗养即可,但为免太过惊世骇俗,现在也就装腔作势地上前详细为徐奎壁检查一番,来到桌前提笔一挥,龙飞凤舞地写了一张药方,吹干墨迹,递给吴御医。

    “吴大人,还请按方抓药,每日两服,半月之后减半,再服食两月,即可痊愈。”

    本来,明中信只需将自己的丹药贡献出一粒,瞬间即可令徐奎壁恢复痊愈,一则为免惊世骇俗,二则也不想让这弥勒会的余孽好过,所以就未曾拿出来,顺便也让这徐奎壁受些伤痛,以惩戒他对王守仁所做之事。

    “好!”吴御医点头应是,顺便小心翼翼将药方拿在手中,这可是金方啊!有些方,再配合之前自己所学缝合手法,今后再遇到这种箭伤,也可照方抓药,必然会有助益。

    当然,最好是之后再请教一番这位高人,学得那拨箭之术,毕竟,刚才明中信对徐奎壁在伤口内所做之事云山雾罩,根本看不清,想不明,他也存了一心想要学得此术,先福苍生啊!

    现在,在他心目中,明中信可是名符其实的高人了!

    “吴御医,小儿就拜托你了!”徐老公爷冲吴御医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吴御医连忙笑着躬身道。

    “高人,咱们回府吧!”徐老公爷自是知晓明中信还有事,这就延请他过府一叙。

    却不知,这一番商谈,拉开了明中信在南方扬名的序幕。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