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鲁印记网 > 帝国支撑者 > 第六百二十章 与时间赛跑

第六百二十章 与时间赛跑

 热门推荐:
第六百二十章 与时间赛跑-帝国支撑者-嘻嘻免费影院-纳鲁印记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帝国支撑者最新章节!

    “明兴,时间紧迫,让大家先行将装备上身,咱们路上再行分工!”明中信满面肃然吩咐道。

    “诺!”赵明兴收敛心神,将注意力重新收回当场。

    赵明兴应了之后,转身出了帐篷,片刻之后,引着学员们与一些身无重伤的军士进入帐篷,一一分配这些器具。

    学员们满面喜然,毕竟,他们尽皆知晓这些器具的威力与作用,自是爱不释手。

    但这些军士却有些懵,他们可不知晓这明师爷要玩什么花样!但此前明中信已经向他们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要知道,能够从徐小公爷的围剿当中冲出来,而且还躲过徐小公爷他们的追捕,这可都是明中信的功劳,此时,明师爷有令,他们自是尽皆无条件服从。

    故此,军士们依言将器具装备于身上,当然,他们是照猫画虎,看着学员们的运作,照着做,照着学,照着装备。

    当然,学员们也知晓这些器具不好装备,他们帮着军士们装备,并向他们解释其用法,不大一会儿,装备完毕。

    在赵明兴的看顾之下,大家将装备装备完毕,尽皆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大家想必很是疑惑,咱们刚刚从阎王那儿捡回一条命,为何我还要让大家如此装备?”明中信望着一脸懵样的军士,笑问道。

    “我等皆听明师爷号令!”军士们面面相觑,随后,一位壮硕的大汉代表大家开口道。

    余者尽皆附和点头,满面真诚。

    “兄弟们,想必你们也是有些不解,现在,我给你们解释,毕竟,今天的行动,关系到你们今后的部队生涯,也关系着你们的生命安全,所以,我不能代你们下决定!”明中信点点头,欣慰地望着大家,“说实话,我此番所作所为,为的是前去救援钦差大人!”

    “什么?钦差大人?”军士们瞬间炸了锅,毕竟,虽然他们遭遇了袭击,但他们却一直相信,王守仁这位钦差大人必定能够完成使命,带着大家前往云南,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为何对南京城近在咫尺,王守仁这位钦差大人居然被人俘虏,还需要咱们前去营救。

    故而,大家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实不相瞒,大家之前遭遇的袭击,是弥勒会的攻击,也就是咱们之前在一线天遭遇的贼人援军!而我等到了消息,钦差王大人已经被弥勒会的贼人设计陷害,被关进了中军都督府,而且,有消息表明,钦差大人的生命安全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弥勒会将会制造钦差王大人被中军都督府害死的假象,如果咱们稍有迟缓,被弥勒会贼人捷足先登,谋害成功,只怕咱们与中军都督府守备,也就是徐老国公有所误会,到时,可就是天大的祸事!故此,我决定,先行将钦差大人营救出来,让弥勒会贼人的目的落空,改日再向徐老公爷赔罪!”明中信满面诚恳地将现在的形势向大家道明。

    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将实情相告,否则如果让军士们有无畏的猜测,产生二心,那可是要命啊!

    当然,他也不会将实情尽数合盘托出,毕竟,如果被他们知晓徐小公爷也参与这件事当中,那他们必会对徐老公爷也产生疑虑,更是会对中军都督府产生不好的联想,到时,可就难以收拾了!故此,他只是将最事情托出,至于徐老、小二位公爷之事,待营救出王守仁之后,让他头痛就是!

    军士面面相觑,虽有些不相信,但此前的种种迹象表明,明师爷所说所做,没有害过大家,很是值得信任,更何况,现在大家的命都是被明师爷所救,自是为他马首是瞻。

    “但请明师爷吩咐!”壮汉带头向明中信表示诚意。

    余者也尽皆躬身称是。

    “当然,此番营救王钦差,肯定会有危险,所以,我也不强求,毕竟,大家都是家有老小之人,如果现在谁不愿前去,或者是有必不得以的苦衷,明某也不强求!”说着明中信环视一周,看军士们是否愿意!

    然而,令他欣慰的是,军士们居然毫不犹豫地尽皆点头,无一人退出。

    “好!明某在此谢谢大家!”明中信一抱拳,向大家致意道。

    随即,明中信面色一肃,“既然大家一条心,尽皆想要前去救钦差王大人,但弥勒会的贼人确实有些猖狂,他们想要挑起钦差王大人,或者说是朝廷,与徐老国公的矛盾,当然,现在王钦差被关押在中军都督府,这是有人在挑拨离间,想令咱们与徐老公爷两败俱伤,好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故此,咱们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将王钦差救出来,再从长计议,所以,大家必须保持隐秘,不到万不得以的情况下,不得伤害中军都督府的军士,以救出钦差王大人为第一要务!听清楚没有?”

    “清楚了!”壮汉带头应道。

    “好,这些器具能够很好地辅助大家,故此,一定要记住用法,在咱们赶往南京城的这一路之上,先行熟悉其用法,争取做到万无一失!”明中信点头解释道。

    “诺!”大家齐声应是。

    “时间紧迫,咱们得与时间赛跑,否则钦差王大人的性命随时的危险,所以,具体的分工合作,我在路上向大家一一讲解!行!出发!”明中信一声令下,大家冲出帐篷,奔向南京城。

    毕竟,现在争分夺秒,如果被弥勒会贼人抢先一步,那可是后果不堪设想啊!

    故此,明中信也不再废话,催促大家马上上路,赶往南京城。

    诸位看官说了,马匹不是已经被赵明兴用做火攻之用了吗?那现在明中信又如何赶往南京城,更是如何保证能够抢在弥勒会余孽朱员外他们前面到达南京城呢?

    各位,请看,大帐之外,现在有些马匹正在低头吃草,当然,他们的尾巴有些烧焦,但除却尾巴之外,却无大的损伤。

    而明中信、学员与军士正是骑在这些马背之上,赶往南京城。

    各位,这其中就有一个说道,且听咱一一为您道来。

    话说,之前,赵明兴确实是赶着尾巴被烧的马匹冲进敌营之中,破坏了徐小公爷的大事!

    而且,令徐小公爷的家丁与军士损失惨重。

    但是,您有所不知,那就是,赵明兴虽然是赶着身披火堆的马匹冲进了敌阵之中,但是,最真实的情况就是,当时,只有头前的三十余匹马是身披火薪的!

    这里的火薪,是绑在身上的柴薪,当然,尾巴上也有,但也只是浇了些火油。

    而这些身披火薪的马匹才是主力,要知道,明中信可是每人带着两匹马赶往云南的,而且,在一路之上,大家路过驿站,就能够保证换取足够的马匹走路,而且,是精神饱满的马匹。

    当时,赵明兴仅只是运用所有马匹造成了火攻的假象,实际上,是明修践道,暗渡陈仓,仅损失了三十余匹马,家丁与军士更多的是被践踏而亡,或者是燃烧的柴薪烧着了,或者是他们自己感到恐慌相互践踏造成的伤亡!

    而明中信也留取了足够的马匹,保证如果他们的计策被人家看穿,可以上马逃跑,未曾想,徐小公爷与朱员外他们被他之前的算无遗策吓到了,一遇袭击就风声鹤唳,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故此取得了明中信都不敢想像的战果!这可是意外之喜啊!也谘明了明中信在朱员外等弥勒会贼人心中的地位。

    这些暂且不提。

    且说,赵明兴组织学员们,一人扶助一位军士,向他们解释各种器具的用法!军士们也深知此行的危险,故此,卖力地学习,争取在短时间内学成!

    明中信在旁运用神识笼罩着大家,随时提醒学员们哪位军士有所懈怠,还是不清楚,予以重复说明,有明中信的神识帮忙,军士们将学员们的讲解学得滚瓜烂熟。

    待得明中信神识当中确认到,大家已经学习完毕,将大家聚笼的一起,运用养神夺魄**为大家加深印象,一番详细的吩咐,令他们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

    他们在此边赶路边学习边安排之下。

    而那厢的朱员外与王尊者、李行者,支开徐小公爷,秘密聚在一起,商量着事情。而唯有徐小公爷还在那为明中信的诈谋生气,咬牙切齿,如果被他逮到明中信,必将他碎尸万段。口中还在嘟囔着,在回到南京城后,要王守仁好看,必须将明中信的底牌摸清楚。

    而朱员外等人一番密谋之后,重新回到徐小公爷面前,一番哄骗,也是直奔南京城。

    两拨人马虽然走的不是一条路,但他们指向的方向却是相同。

    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徐小公爷先行赶到南京城,向王守仁追讨明中信的信息,或者是朱员外等人的阴谋得逞,还是明中信等人先行赶到,将王守仁等人救出来。

    随后,两拨人马紧赶慢赶,居然不分先后,来到了南京城外。

    但是,他们的方向却是截然相反。

    明中信等人赶到了南京城的南门。

    而徐小公爷却是赶到了南京城的东门。

    而明中信却将学员与军士分成了几路,分别各自混进南京城。

    当然,他也指派了负责人,各自带领一拨人马,装扮成商人走卒混进南京城。

    毕竟,现在他们可是徐小公爷要抓之人,谁知道徐小公爷是否已经下令围堵他们,所以,还是小心为上,毕竟,目标不同,明中信也不想节外生枝。故此,徐小公爷一方大大方方进了南京城。

    而明中信等人却是小心翼翼地混进了南京城。

    好在,徐小公爷与朱员外等人不是一条心,而朱员外等人也未想到明中信有些一手。

    故此,两方相安无事地进了南京城,但矛盾的焦点却是集中指向了中军都督府。

    此时的中军都督府地牢中,监察御史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牢房之中转来转去,焦急异常,嘴里嘟囔着,唠叨个没完。

    而王守仁却是气定神闲地坐在床塌之上,优哉游哉地喝着茶水。

    毕竟,王守仁身为钦差,徐小公爷也不敢太过份苛待于他,也是给他茶水供上,想令他安心等候徐公爷的审讯。

    同时,更重要的是想要麻痹王守仁等人,令他们以为徐小公爷真心是在为贼人的喊冤枉之事奔波。

    而此时的吴起,却是紧锁眉头,看看王守仁,再看看监察御史,他作为一个粗人,自是不理解这二位的紧张与忧虑。

    反正他就听王守仁的,毕竟,王守仁是此行的一把手,他的职责也只是保证王守仁的安全,而此时的王守仁看上去毫无生命危险,他自是心神气定!

    “王大人,你说,徐小公爷真的是为的公道?”监察御史终于忍不住了,问出了声。

    毕竟,徐小公爷这次的举动太过诡异,不由得人们猜疑。

    当然,那个没心没肺的吴起就不算在内了。

    王守仁一听监察御史的询问,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转头冲监察御史笑道,“徐小公爷乃是中山王徐达之后,乃是忠臣之后,现在的魏国公徐老公爷,先后历官数十年,性最孝,持身廉慎。更是对权贵,气刚严,不少抑,见者莫不畏惮。如此忠良之后,岂是是非不分之人,待得徐老公爷回转之后,自会给咱们以公道,不用担心!”

    监察御史一听之下,细想片刻,也对,这徐小公爷再不靠谱,但上面还压着一位徐老公爷呢!咱们又何必杞人忧天呢!静待徐老公爷回来作主就好!想到此,他长出一口气,将心中的紧张与惧怕吐了出来,心安理得坐回床塌之上,喝茶静候。

    他却不知,转过头的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他已经感觉到很不对劲了,此前的话语也是安慰那监察御史,毕竟,徐小公爷的诡异举动以及一系列作为确实异于常理,不由得他不担心。

    但是,他现在根本就是孤立无援,唯一能够指望得上的,就是那位明师爷了,希望他能够了解自己的处境,能够及时来救,否则时间长了,自己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