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鲁印记网 > 帝国支撑者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御书房争议

第五百八十一章 御书房争议

 热门推荐:
第五百八十一章 御书房争议-帝国支撑者-嘻嘻免费影院-纳鲁印记网

         “备车,去考场!”想到此,马文升吩咐道。

    “是!”

    兵部演武场。

    “如何了?查出来没有,究竟是何人敢如此胆大妄为?”马文升望着面前的几位官员,问道。

    “马大人,根本就查不出来,这些晕厥的差役根本就什么也不知晓,他们只是被人用钱收买的,虽然收买者出手很大方,但却很是神秘,他们根本没有见到人。”几位官员面面相觑,苦笑道。

    “那些兵器马匹的手脚是他们能够做到的吗?另外,安排兵器马匹的主事呢?不是让你们审问他吗?没问出个究竟?”马文升紧锁双眉,怒道。

    “不敢隐瞒大人,就在我们前往抓捕之时,那位具体安排兵器马匹的主事已经服毒自尽了!”

    “什么?”马文升差点跳起来,杀人灭口?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成语。在自己作为主考的考场居然发生此事!双目圆睁望着几位官员。

    “大人放心,咱们已经将此事封锁,绝无外人知晓!”话虽如此,但几位官员却是满眼饱含惊惧,看着马文升只等他定夺,毕竟,在武举考场出了人命,还是一位兵部主事,此事牵扯实在太大,他们根本无法隐瞒,也无法承担这个责任,也幸亏这考场戒备森严,只许进不许出,否则这消息传出,只怕马大人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马文升稍稍定定神,思索片刻,吩咐道,“此事先不要走漏风声,将那些差役先行关押,吩咐自己人看守好,绝不能再出纰漏了。待我向陛下请罪之后,再行定夺!”

    众人自是明白此事事关重大,齐声应是。

    “对了,考生成绩汇总结果出来没有?”马文升看看大家,心下无奈,毕竟,他们不是刑部,也不是锦衣卫,这刑讯之事不是他们所长,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吧!现在只好先问问正事吧!

    “已经出来了!就等大人定夺!”说着,几位考官将汇总结果呈上。

    马文升接过之后,坐于书案之后,细细观瞧。

    “去,将各位考官请来,咱们最后定一下,陛下催着要,明日一早,我就得去呈递!”

    不大一会儿工夫,考官齐聚。

    马文升环视一周,“诸位,大家知晓了吧!咱们考场内出了人命案!”

    众考官心事重重地点头承认,本来,这次被任命为武举考试的考官,大家心中极度兴奋,要知道,这武举考试可是六年才举办一次,而且,这次考试中涌现出了无数的人才,想必今后这些人进入军中、官场,绝对会有所作为的!到那时,自己等人作为考官,今后,这些武举中第之人可就是自己的学生了,这些可都是自己的人脉啊!但却在考完之时出现了人命案,这真真是晦气啊!

    先不说此番能否拥有这军中官场人脉,单单说这人命案,如果查不出来,只怕到时要追究责任的话,咱们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故此,大家的心绪都是阴沉的。

    马文升一见此情形,自是知晓,这些考官的想法。

    他轻咳一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开口道,“诸位大人,虽然考场出了人命案,但现在具体是他杀还是自杀却是不清楚,我自会向陛下禀明,想必陛下也不会太过怪罪大家。而且,我相信,以陛下的英明,无论如何是何原因肯定是要查出来的。大家心中不要有负担,毕竟,咱们只是负责武举考试,出了人命案,查清楚就好,只要不是大家所为,马某人在此作保,一定会独自承担责任,不会令大家陷入困境的。”

    “大人说哪里话来!”

    “岂能让大人独自承担!”

    “我们自是信任大人的!”

    大家一听,一时间颜尽改,纷纷出言。

    马文升一举手,大家瞬间恢复安静,静静看着马文升。

    “好了,客气的话就不要说了,马某作为主考官,考场出事,自是由我承担。”马文升环视一圈,顿一顿,厉声道,“但是,我在此有言在先,大家的本职是考官,职责是要在这伦才大典为朝廷任选良才,希望大家将一些小心思收起来,认真一些,细致一些,先得把这份差使做好了,绝不令一位良才落选,否则,马某人第一个饶不过他,寻他晦气!”

    考官们心中一惊,纷纷望向马文升。

    “当然,此前你们的一些小动作我也不会计较,但如果今日定这名次层次再有小算盘小心思,就别怪马某不客气!”马文升眼神慑人地环视一周。

    被马文升扫到的考官低下了头颅,当然也有几位未曾低头,只是静静地看着马文升。

    “好,现在开始定夺,大家有什么建议可以提!”马文升收回目光回到了正题。

    “来人,上考卷!”自有考官吩咐。

    一阵小跑,差役们将已经分好的试卷成绩抱了上来。

    马文升不再说什么,只是与考官们一一难看,定夺。

    整整一夜,兵部演武场灯火通明,彻夜研究武举名次层级。

    然而,京师各界的目光尽皆望着这座考场,纷纷猜测着此次武举结果。

    终于,天光大亮。

    马文升伸了伸懒腰,轻叹一口气,望着眼前的试卷结果,心中感叹,终于完结了!

    “大人,你还是休息一会儿吧!”考官们上前相劝。

    马文升望着眼前这些考官,心中笑笑,这些家伙还真是贼心不死啊!

    虽然,彻夜审卷定等级定名次,但这些考官们中间,免不了有那心怀叵测之辈想要做手脚,幸亏自己之前有所警告,否则如果这些人默契地一起做手脚,只怕自己还真的发现不了!

    就这结果,自己也是多番审核,纠正了一些小手脚小细节,否则,只怕还真得令几位良才名次掉落啊!如今,结果出来,只怕他们急着想向背后的主子禀报结果,看能否再做些补救措施吧!这不,不约而同地马上就来劝自己休息,好为他们向外送消息争取时间,真当自己是傻子啊!

    马文升冷哼一声,“昨日陛下严令,出来结果立刻向他禀报,你们是想让我欺君吗?”

    “不敢!不敢!”

    “小人不敢!”

    “大人误会了!”

    考官们诚惶诚恐地上前告罪。

    “哼!”马文升站起身形一挥袖,吩咐道,“某某,某某某,你们随我向陛下回禀。另外,考场大门紧闭,未有我的命令,或者是陛下的旨意,谁也不能出考场半步。”

    考官们为之惊愕,这位可真是太狠了,这是要禁闭咱们啊!然而,他们却无言以对,毕竟出了人命案,马文升面临的压力也大,这番做作也正是向弘治帝做个姿态,也是为的他们好啊!他们也无法出言相劝。

    就这样,马文升带着两位考官及试卷结果,直奔皇宫。

    马文升等人刚刚离开考场,却只见明里暗里无数的探子向京师四面狂奔而去,送信去也!

    当然,也包括了明家、李家、刘家等等与明家相关人等。

    但这都阻止不了马文升的脚步。

    御书房,弘治危然坐在龙案后面。

    刘健、谢迁、李东阳、倪岳及各部大臣早已等候在两侧。

    马文升领着两位考官,手捧试卷结果直奔龙案。

    “陛下,武举之试结果已出,还望陛下御览!”马文升躬身请示。

    “呈上来!”弘治举手示意。

    自有太监上前将试卷结果接过去,置于龙案之上。

    “马爱卿辛苦了!赐座!”弘治望着马文升满眼笑意道。

    “臣谢陛下赐座!”马文升躬身谢过坐定。

    弘治低头御览,一时间,御书房内静得可怕。

    而大臣们尽皆目光投向了那向页纸张之上。

    毕竟,那些可事关着此次武举考生的命运,事关军中势力的重新分布,更是事关他们各家在军中的布局,自是异常关切。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良久,弘治帝抬起了头颅,眉头紧锁,望向马文升。

    大臣们心中咯噔一下,显然,马文升定的名次有问题,否则,弘治绝不会如此。

    而有那心思诡异之人更是望着马文升眼中泛起笑意,一脸的幸灾乐祸之相,显然,他们恨不得马文升倒霉!

    刘健、谢迁、倪岳皱眉不已,担心地望着马文升,显然,他们觉得马文升肯定是哪里触怒了陛下,这次名次只怕有问题。

    而李东阳更是心中一惊,心怀忐忑地望着弘治与马文升,这情形对明家学员究竟是好是坏呢?

    “马爱卿,你确定这是最后定的名次?”弘治语气平静地开口问道,但话中之意却是充满了质疑。

    “不敢隐瞒陛下,这就是咱们考官们的一致决定!”马文升连忙站起恭恭敬敬回话道。

    “真的?”弘治眉头皱得更紧,开口确认。

    “正是,臣等绝没有丝毫遗漏!”马文升斩钉截铁道。

    弘治深深望了他一眼,举手示意,“给各位爱卿看看!”

    太监将试卷结果一一传递下去。

    刘健看完,深深看了李东阳一眼,轻叹一声。

    谢迁看完,眉头紧锁,也是望了李东阳一眼,但却静静递给李东阳。

    李东阳见状,连忙接过,低头观瞧,嚯,他怔住了,用最快一速度翻了一遍,随即抬头目光复杂地望向马文升。

    同时,他将试卷结果递给了倪岳。

    而此时马文升却是一脸无所谓地平静地坐在那儿,目视前方,一言不发。

    见到三位阁老的不同表情变化,大臣们反应不一,但尽皆相同的是,尽数将目光投向马文升,疑惑者有之,担心者有之,兴奋者有之,神情不一而足。

    但在他们看完试卷结果之后,无一例外,眼中神色尽皆有了变化。

    “好了,大家议议吧!对这份名单有何意见?”弘治见在座的大臣们尽皆看完,开口道。

    此时的弘治面色平静,紧锁的眉头早已平复下来,只是将目光投向了大家。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想当这出头鸟,眼神中尽皆是催促旁人出面。

    弘治见无人出面,面色逐渐阴沉下来。

    “怎么?你们没意见?还是不敢说?”弘治冷冷发话了。

    大家一见弘治有些动怒,面色一紧,看来大家不出面是不行了。

    谢迁冲大臣中一使眼色。

    “陛下,臣留意了一下,这榜单之上,明家考生是否太多了?”终于,有大臣出面了。

    大家面色为之一松,只要有出头鸟就好,纷纷望向出言之人。

    哟!这不是谢家阵线上的人吗?

    而李东阳一脸怒色地望着他,那眼神好似要吃了他一般。

    反观谢迁,却见他欣慰地点点头,目光瞟向了弘治,显然,他是在观察弘治的脸色,希望判断一下弘治的态度。

    然而,弘治也只是稍稍将阴沉的脸色收敛,静静望着出言的大臣,再将目光扫向了大家,显然,他是不满意只有一位出面。

    “不错,臣也认为,这明家考生为何如此之多!还尽皆位于中上层级!”又一位大臣出面了。

    未等第三位大臣出面,李东阳坐不住了,昨日,文渊阁议事,他就有些憋屈,未曾为明中信推掉差使,如今有人居然攻击明家武举中第之人多,这就不能再忍了!

    “陛下,臣以为,既然此名单是马大人提供,还请陛下让马大人为咱们解释一下,为何名单上明家考生如此多!才是正途啊!”李东阳站起身形,面向弘治躬身道。

    弘治望着李东阳一挑眉,有些不悦。

    “陛下,大臣们担心这明家考生过多也不无道理,毕竟,为国举才乃是大事,得慎之又慎啊!而据我了解,那些明家学员尽皆十几岁的少年,即便在场上表现突出,只怕也是超常发挥而已,况且,这次武举选才乃是为的支援北方边患。古语有言,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如果这些考生状态不稳上了战场可是极其危险的,到时,只怕会连累北方将士们的。列何况录取如此之多的少年,是否太过草率了?”谢迁出面了,针尖对麦芒道。

    “谢大人,您这是质疑咱们兵部选才之能了?”未等李东阳开口争辩,马文升盯着谢迁,开口了。

    “这?”谢迁有些语塞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