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鲁印记网 > 帝国支撑者 > 第五百零九章 应对之策

第五百零九章 应对之策

 热门推荐:
第五百零九章 应对之策-帝国支撑者-嘻嘻免费影院-纳鲁印记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帝国支撑者最新章节!

    “你还是先将吴阁主叫回来吧!咱们从长计议。”刘大夏依旧坚持。

    “刘老,我保证绝对不会闹大祸的!”

    “真的?”刘大夏不敢相信地望着明中信。

    “您说呢?我骗谁也不敢骗您啊!”

    “好,我就先听听你的歪点子!”刘大夏面色稍稍缓和道。

    “刘老,您先看看此书。”明中信微微一笑,从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刘大夏。

    “这是?”刘大夏望着小册子,有些疑问。

    “此乃我回击读书人的根基所在!”

    “就凭这?”刘大夏一皱眉,难道明中信又写出了惊世骇俗的诗词?这就是他的底气所在?

    嗯,倒也不无可能!

    然而,他将目光投到小册子上之时,却见上书三个字“石头记”!

    翻开书面,细细观瞧。

    开篇居然只是介绍一块女娲补天残留的一块顽石,刘大夏皱着眉头,抬眼看看明中信。

    “你这是小说话本?”

    “不只!”明中信笑言道。

    “不只?”刘大夏情着疑虑,重新投入书中。

    “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做奇传。”

    居然有诗!刘大夏心中一惊,明中信还真的想用这小说话本回击,否则又何必在小说中出现诗词。

    但随着他的深入观看,却发现,通篇小说开篇一种悲凉的气息透纸而出。

    难道明中信已经心灰意冷了?不该啊!他现在可是春风得意,挥斥方遒的时候,哪有一丝丝悲凉的感觉?刘大夏皱眉不解。继续吧!也许下面会有所改变。

    随着贾雨春显现抱负的一首诗,令得刘大夏精神一振。“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百姓仰头看。”

    虽然,诗的前两句平平无奇,毫无文采,后面却透出了气象不凡,抱负不浅。名利之心昭然若揭,是多么的热切,野心是多么的广大。

    刘大夏心中点头,看来,明中信也不是无欲无求之人嘛!这还像个样子!只怕这贾雨春是这明中信的写照了!

    然而,小说中笔锋一转,却又写到了贾府。在林黛玉的眼中,贾府那真是一派庄严典雅、富贵荣华的气象。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哪管世人诽谤。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一首诗词将一个活灵活现的败家子展现人前。令得刘大夏摇头不已。这又是一个怎样无能之辈,不肖之辈,难道,这是明中信的自我评价刘大夏心中一惊。

    然而,随着小说的深入描写,刘大夏越来越惊,这宝玉哪里是不肖之辈、无能之辈,这根本就是一个不苟且、不随俗、独立不迁的孤傲之人啊!岂不是与这明中信正好相符。

    却原来,这宝才是明中信的真身啊!刘大夏有些明白。

    尤其是宝玉拟的匾额与对联,更是令刘大夏为之惊艳,再有他写的《芙蓉女儿诔》、《诡婳词》等等,尽皆将一个知识博、文思快、才情大的读书人呈现人前。

    随后宝玉与一众妹妹们的诗词比拼更是令得刘大夏看得满眼惊喜。

    显然,这些都是明中信对读书人的回击,尤其是其中更有各种琴棋书画的比拼描写,令得小说中的文采洋溢而出。

    谁能说这不是一套回击的好手段!

    却原来,明中信根本就是以小说回击而已,更何况其中更是将琴棋书画方面的造诣一一展现,如果是聪明的读书人,不用看完此书,只需抄录一下这些诗词歌赋,自会自惭形秽,退避三舍。

    好手段啊,好手段!

    此时的刘大夏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抬头以怪异的眼神望向明中信。

    “刘老,您这是怎么了,不是病了吧!”明中信见刘大夏抬头,耍宝道。

    “中信啊!我现在才相信,你可真是个不同凡响的妖孽啊!”刘大夏赞叹道。

    “如何!您现在相信我了吧!”明中信笑道。

    “后生可畏啊!罢了,我不管了,但是此书一出,只怕你的麻烦大了!”刘大夏摇头叹息道。

    “这又为何?”明中信摇头表示不解。

    “如此多的诗词,如此多的才艺,你表现得如此抢眼干嘛?诗词还好说,纸上见真章,只要看了这些,有才学之人自是知难而退不会与你比试。但那琴棋画呢,你以为只是说的就行了?只怕有心人一挑拔,你又会成为众矢之的啊!”

    明中信一笑释然,解释道,“刘老,您往后看,诗词有,琴谱也有,棋局之精妙也有!”

    “真的?”刘大夏表示不信,此前,他见到小说中只是描写了一下琴音,而且也了几首诗歌,但却未见谱子与棋谱。

    “最后几页!”明中信自信一笑。

    刘大夏翻到最后,嚯!还真不少,居然在最后已经将词曲、棋谱罗列而出。

    稍加细看,吟唱,嗯,不错,还真的极有韵味,旋律也是极其优美的!再看那棋谱,反正以刘大夏的棋力来说,是绝对不可能解出的。

    刘大夏暗暗点头,看来,这小子是有备而来啊!居然将琴棋书画放在了小说中,这构思,这想法,还真是前无古人啊!

    不过,绝对不能让这小子自满,看来,还得鸡蛋里挑骨头,给他点颜色看看。

    “中信啊!虽然你的准备很充分,但是,你可别小瞧了京师这些读书人,他们可是心服口不服的,到时有那愣头青,一经挑拔,只怕会来与你进行实战比拼的!”刘大夏语重心长道。

    明中信笑笑,站起身形,“刘老,我明白您担心的,咱们去看看我的应对之策!”

    哟,难道这明中信还真的有后手?刘大夏心中讶异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举手延请,刘大夏有些不解,但也很好奇这明中信究竟有何招数应对,故此,不声不响随着明中信去探个究竟。

    二人悄悄向一楼行去。

    “明少爷!”门前警卫的一个伙计一见明中信,躬身行礼。

    明中信举手示意,令其息声。

    明中信与刘大夏站于门口,向内望去。

    一楼大厅内的舞台并未撤去,此时,上面正站着吴阁主,身后站着几位伙计,手中端着几个托盘,应对着围观的一众读书人。

    而诡异的是,读书人们居然尽数低头观看着手中的书册。

    这是什么情况?

    而那吴阁主,却是一脸自豪地站于抬上,四下观瞧。

    “诸位,你们可看清楚了,我家公子事务繁多,分身乏术,故此才著有此书,内中将一应事情尽皆交待清楚,如果你们觉得还有必要切磋,待咱家公子将手头之事解决了之后,随时恭候!”

    一些读书人抬头尴尬地看看吴阁主,无语地摇头叹息。看来,这些是见识了明中信的才学,不敢再找麻烦。

    “吴阁主,虽然明公子已经在书中做出回应,但咱们还是得亲眼见见,否则不甘心啊!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要想知晓得比试啊!”

    “对啊,谁知道这明公子是否真的能够将琴棋书画做到书中的地步呢?”

    “就是!”

    “就是!”

    一时间,读书人纷纷附和。

    刘大夏看看明中信,以目示意,看吧!我就知晓会如此。

    明中信看看他,微微一笑,下巴一扬,咱们看下去再说!

    你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咱们走着瞧!刘大夏看了明中信一眼,一撇嘴继续看下去。

    “好了,诸位,我家公子说了,知晓凭借一本书无法令你们信服,所以,我家公子吩咐,可以变通一下,与大家打个商量,还请诸位不要以为我家公子轻视大家!”吴阁主一抱拳解释道。

    “什么事说!”台下读书人叫道。

    “对啊!”

    “我家公子再三叮嘱,此事由你们自行决定,绝不强求,如果你们不允,咱们公子说了,待他把事情处理完毕,自会出面与你们切磋一番。”

    “那得多长时间啊”台下有人问道。

    “很抱歉,因初至京师,所以,还得数月之久才能将诸事准备停发。”吴阁主一脸的抱歉道。

    众人一片哗然。什么还得数月之久,数月之后,谁还有心情与你比试切磋,本来就是想要打击一下你初来京师的嚣张气焰,再等数月,时过境迁,岂不是

    拖延,这绝对是拖延!

    大家心中一致认为,这是明中信的拖延之策。

    “行了,不用说了,还是将你家公子的变通之法说出来吧!”

    “是啊,总好过再过数月之久吧!”

    一众读书人纷纷点头许可。

    变通之法刘大夏看看明中信,想不出来,他现在有什么方法,能够应对这些读书人。

    “好,我再次请求大家,千万千万不要以为我家公子是轻视大家。”吴阁主再次强调道。

    “快说!快说!”一众读书人纷纷催促道。

    吴阁主见大家如此,也不再客气,张口将明中信的变通之法公诸于众。

    一时间,群情激愤,现场一片混乱。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chapter;